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术活动

北京服装学院美术学院2019届本科生毕业作品展(雕塑专业)

 

前言

 

丹青金线花溪前,淡墨重彩水云间。

艺术从于心者也,“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毕业作品展应是同学们思想内涵和精神状态的最佳展现。

美术学院不断更新教育理念,扎实推进教学改革,努力培养具有扎实基本功、良好审美素养和更高艺术追求的杰出人才。2019年毕业季的帷幕徐徐拉开,美术学院中国画、油画、雕塑、公共艺术四个专业毕业展览隆重举行,既是对同学四年来专业探索与艺术修为的总结,也是对学院本科教学成果和艺术实践的审阅,更是为北京服装学院建校六十周年的献礼。

本届毕业生作品,用细致入微的观察、生动优美的笔触、丰富多样的风格、创新多变的观念、准确精良的造型和致臻向美的面貌,表现出同学们一定的艺术思考和创造,更传达出他们对未来艺术道路的美好憧憬和坚定信念。

大学毕业是一段学习生活的结束,更是艺术道路开始的起点。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时刻,在鼓励创新精神、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更需要走向广阔天地的同学们,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热情挥洒手中的画笔,讴歌伟大时代,描绘民族气派,讲述中国故事。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祝毕业展览获得圆满成功!

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祝全体毕业生前程无量!

                           

 

 

 

雕塑专业本科毕业作品

 

陈雨君 《一方》

指导教师:刘玉庭

《一方》。七佛偈“身从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形象。幻人心识本来无,罪福皆空无所住”人身心本如虚幻,却依然执念,只为心之所往,那地或一方,或彼岸,终是美好向往。人心所往佛门,终不得一方,始终无明。只因见佛身而未见佛心,知晓虚幻却不明“空”之境,故而此一方非彼一方。

 

 

 

 

 

李静雯《光》《烈》《雷》《虹》

(指导教师:李颖)

光、烈、雷、虹分别代表了极光、火山喷发、彩虹、雷电四种不同的自然现象。虽是转瞬即逝,却极具魅力,释放独有的绚丽。如何将自然现象用雕塑语言展现是作品探索的方向,作品运用人工的材料亚克力表现,特殊的材料属性深层次再现永恒之感。

 

        

 

        

 

        

 

 

 

陈新上《宁做我》

(指导教师:马天羽)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雕塑艺术直接体现了当时文人士大夫的审美情趣,社会盛行“魏晋风度”,据《世说新语·品藻》记载,这一时期的士人表现出一种自我肯定、个性张扬的特点,即“宁做我”。他们背叛礼教、违时绝俗的同时回归人性,释放自我,让精神享受充分自由。作品通过表现士人四个从自我反思到真正摆脱桎梏的阶段,并结合魏晋时期雕塑创作特色制作作品。

 

 

 

 

 

 

张靖文 《行》

(指导教师:邓柯)

《行》是我在徒步经历中所体会出来的一种情感,每当我远离闹世,来到旷野之中,都会感到一种宁静,而这种宁静可以让自己紧绷的心,放松下来。作品中就是想表达拥挤和宁静这种矛盾的状态,运用11块组块的细微间距来达到拥挤的感觉,而外观整齐并配铁色给人一种冰冷之感。而在中心掏空并伴随空间的纵深,在形式上带观者走入雕塑内心,在情感上表达自我所行走的路,以虚空间带到观者面前。而配以黄光,寓意温暖。用温暖之情和空间纵深达到宁静效果,从而与整齐的整体和密集的排列形成对比。

 

 

 

 

 

陈朱宏昊《人··山》

指导教师:邓柯

《人·群·山》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将水墨意蕴的效果投射在传统山石造型之上,是一个对传统雕塑本体语言的拓展,并且融合材料语言的表达手法。整件作品分为五个部分,体量从小到大依次排列,作品内部框架由木条和金属角码固定,整体的形态模仿传统山石造型,在一些动态上加入了人体的动态,石膏布料包裹上之后再用浸过石膏的麻绳固定,表面制作了多层肌理效果。

 

 

 

 

 

 

郝晋萍《壳儿》

(指导教师:刘玉庭)

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次外出看到蜗牛进食时的感触:小小的蜗牛竟然可以吃掉比自己身体要大很多的蚯蚓尸体。看到这一幕心中既感动又有点点的心酸,感动的事它柔软的身躯可以吃掉比自己大的动物,心酸的是它不得不背负着自己的壳儿去到每一个地方。我想我们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们人本身都是很脆弱柔软的,但是又不得不背着自己的“外壳”行走。所以我想表现出那种背着壳的状态,现在的我已经23岁了,但仍然觉得自己是个没有长大的孩童,因此在人物形象方面我选择了孩童的形象。我希望有“一样的人”来观看我的作品,各种各样的“一样的人”。软弱的人,坚强的人,不过大家都是“一样的人”。

 

 

 

 

 

 

陈艳《存在?》

(指导教师:邓柯)

灵感来源于对人与生命和自然的思考。我遇到了两种不同的对我而言的‘不复存在’。作为第一自然存在的生命体都会随着时间变化,个体和其他物质共存在同一空间,每个个体在它自己时间的终点就不存在了。物质可能会存在一段时间也可能会稍纵即逝,无论存在的时间多长多短,终是有限。组成这些物质的元素会离散再凝聚成另一种物质,从而无限。

 

 

 

 

 

 

于栖淼《花花世界》

(指导教师:邓柯)

我的作品题目是《花花世界》,题目翻译成英文是colorful world,寓意为色彩丰富的世界,一语双关的体现出作品中展示的花卉与色彩两种元素。作品主体由五朵颜色各异的鸢尾花构成,鸢尾属名Iris为希腊语“彩虹”之意,喻指花色丰富,在材质方面挑选了天鹅绒布料,营造了华丽高贵的氛围,并且通过珍珠锆石扣子等材质进行了点缀,底座选用了镜面不锈钢的材质。整体作品表现对于生命与美的追求,浓烈的色彩与情感。

 

 

 

 

 

 

嘉晖 《幻界》

(指导教师:李颖)

  有时候,现代社会的人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丧”,我从自身所感所想出发,用作品展现个人的精神世界。人人都是“内忧外患”,内忧源于自我,外患关于环境。只有自己不被镜子里幻像迷惑,才能真正了解所思所想,坚持信念。

 

 

 

 

 

嘉晖《虚界》

(指导教师:李颖)

生活的本质在哲学范畴内是虚无。这个本无意义和荒谬的现实环境中,要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从而获得生存的价值?我们生存的过程不正是最大的价值!如同行走,意义不是走到哪里,而是始终在路上。

 

 

 

 

 

王纯宝 《冬闹》

(指导教师:李颖)

《春愉》《夏欢》《秋嘻》《冬闹》每个人都会经历童年,过程中感受到“四季”的奇妙变化。童年的好奇心,最容易产生各种幻想。例如:看空中的飞机,幻想自己可以长出一双翅膀在翱翔。看大海,幻想自己可以在水中自由的呼吸。这些种种幻想促使我们将事物变成现实,而现实却留给想象的空间有限,这时“梦”帮助了我们。

 

 

 

 

 

王纯宝《遇见鲸》

(指导教师:李颖)

“你可听过鲸鱼有一种大海赋予它的仪式叫“鲸落” 一鲸落万物生。人生最美不过鲸落 。愿化身为孤岛的鲸,生于海,归于海,长于海,隐于海 。”

 

 

 

 

 

 

阳忻悦 《方》

(指导教师:马天羽)

《方》这个作品源于我养的一只很可爱的美短猫,它和我以前养的另一只串串一样,都爱箱子里头钻,在箱子里头整个成方形的形态引起我的兴趣。他们待在里头被纸箱子“保护”,他们又和纸箱子“打闹”,经过观察我决定做了两只待在方形箱子里头的猫的雕塑。另一只四脚朝天的猫的雕塑取自于现在养的那只美短"莓莓"的动态,猫不如其名,是只很粘人的公猫,很幸运能和莓莓相遇。

 

 

 

 

 

康林《温柔地掠夺》

(指导教师:李颖)

《温柔的掠夺》通过我们这个时代年轻人日常生活中的场景来唤起观众依赖于个人经历、观点、记忆和联想而产生的想象。“七巧板”,“巧克力”等,那些我们生活中有共鸣的事物,能够揭开更深层次的思考,并重新审视生活。

 

 

 

 

 

 

李煜 《迷雾》

(指导教师:马天羽)

《迷雾》系列作品设定为两个作品成组;第一个作品表达的是眼中所看到的虚像。大致为眼内的景象正在溶解,而眼外正在雾化,所见的真实可能只是眼前的迷雾;第二个作品表现背靠月亮身处山巅。这是一件带有浪漫幻想的作品,构思的时候有点云里雾里的,源头是我关于梦境的场景以及对梦境的延申。

 

 

 

 

 

郭云霏《道阻且长》

(指导教师:刘玉庭)

  我们回首经典,会发现古人的审美与现代人有很大的差异,但当我们以另一种方法方式来重现古代雕塑的时候,我们会有一种新的感受。我的作品《道阻且长》系列的五匹战马,选自霍去病墓石雕的立马、卧马和跃马,在保持其原有的姿势不变的情况下,使其更加具有现代化的审美倾向。我所重新阐述的经典,是我们当下审美的再现。这是历史中的一瞥,既不能概括从前,也不能代表未来。在艺术上,人永远只是个孩子,探索之路,道阻且长。虽然道阻且长,但行则将至。

 

  

 

  

 

  

 

 

 

黄珊珊 《框》

(指导教师:刘玉庭)

作品名称是《框》。创作灵感来源主要来自于对自己大学毕业前生活的反思,本人分为了三个阶段,所以创作了三件作品。因为需要表现三种阶段,所以对作品材料的选择也思考了很多。创作的时候进行了很多尝试,也尝试了很多特殊材料,最终确定了几种材料,木头、铝丝、玻璃、布料、泡沫。这次创作主要是探索材料和表现形式的一种融合。

 

 

 

 

 

吕昊媛 《她们》

(指导教师:马天羽)

我的雕塑创作《她们》是想通过雕塑创作一种生命形态的“美”,在作品造型外轮廓的处理上对作品不断进行减法,表现一种纯粹的;脱去繁琐的装饰;突出女性饱满的外轮廓,创造出以当代审美简约;具有趣味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