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术活动

穿透——李飒的当代艺术观

 

李飒

 

北京服装学院  美术学院教师

 

穿透

21世纪是人类历史“巨变”的时代:经济中心的转移、全球格局的变化、颠覆性科技的发展、人类命运的挑战,几乎以往所有的观念陈旧都会被改变。过去的艺术观念早已对时代的变化不再敏感,只有带着先锋意识的艺术作品,才是对时代变化最敏感和最有穿透力的艺术,在未来才有可能性。

——李飒

李飒装置艺术作品

 

00 《我,回声和影子》,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我是学中国画专业出身的,但是现在在做当代艺术方面的一些尝试。无论对于艺术还是教育而言,国际化和全球化会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上学时的经历让我明白中国文化的背景是我们特有的文化资源,但如果想把这种资源转化成在全球化时代的一种优势,可以借助于更加当代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方式,把传统文化资源通过当代视角进行当代艺术的语言的转换。

 

01 《进入空间的奇异冲动》,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6年

 

当代艺术,并不是指某种特定的技法,而是指一种思维方式:是面对加速变化的现代社会,一种更加清醒的自我审视,并通过各种艺术语言和创造力得以呈现。所以今天一个当代艺术家并不固守某种特定的技法,而是选择通过不同的技法呈现(包括素描、油画、国画、雕塑、装置、影像、表演等等)来表达他对时代的敏感、认知和文化判断。

 

02 《黑桥,你也在那里》,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传统重要么?当然重要。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传统,都是古人创造力中最精华的那一部分。而传统是有生命的,这种生命被延续则需要新的创造力去激发。从一个更宽阔的角度来看,传统(以绘画为例)表面看到的东西:形式、线条、色彩、造型等等,其实都是“表象”,都不是传统最重要的东西。

 

03 《穿过锁骨的一个洞》,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传统的本质不是这些形而下的“器”,而是形而上的“道”——文化价值与文化观念。表面能模仿到的,往往并不是最重要的。最本质的东西只有在不断和现代文化的相互对比、相互观照、相互碰撞,反思和批判过程中才能触摸到。

 

04 《他从不多言》,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6年

 

长期以来大众一直以为艺术就是“美”。但正像美国艺术理论家阿瑟·丹托所说,美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品质,但美并不是艺术中最重要的品质。在艺术上,“真”比“美”具有更重要的位置。德国思想家马克思韦伯说,一件事物,正是因为其“真”,所以既不“美”也不“善”。“真”、“善”、“美”有时并不统一,当代艺术思考的是“真”。

 

05 《水墨考古》,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某种角度上,创造力也是一种破坏力,不断地打破原有的格局和规范,突破发生,冒险,开拓新的局面,从而推动个体和社会的整体前进和发展。现代艺术史就是一个不断否定过去、产生新的形态,自我批判,和历史“不断对抗”来保持生命的活力,从而不断演进的艺术史。

 

06《消失在记忆中的考古方式》,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传统好不好?当然好!但只盯着过去是没有希望的,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未来都更重要,我们要有新的创造性!传统是什么?传统是充满生命力、创造性和全球化视野的一种积极开拓的意识!只有提供新的创造力才能真正地激活传统。传统要放在全球化和现代性的语境中重新阐释。在艺术上,“背叛”才是激活传统的重要方式。就像在思想上,质疑是通向真理(假如存在的话)的唯一道路。

 

07 《圆、方和三角的一次无序混合》,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4年

 

艺术在今天可以是任何事物,娱乐、有趣、新奇、浅薄、即兴……等等,随你高兴。但艺术同样需要思想和体系。艺术可以放纵,但那是有坚实的思想体系作为基础的。在尽情娱乐之前,应先建立结构。对当代艺术而言,格局、视野、思维、见识、修养比技术更重要。当代艺术,是一种用丰富,庞杂的语言表达对人性的理解和拓展。

 

08《谁穿透了传统?》,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2013年

 

 

李飒综合材料作品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1》,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2》,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3》,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4》,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5》,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6》,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7》,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上课时的肖像练习8》,综合材料,79×109cm,2016年

 

 

总觉得中国当代艺术缺少一个过程。“回到人”,凝视人,把目光盯着“人”。什么是“人”?“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回到对人的理解,对人性的尊重,对人的尊严,对差异性的尊重,回到对人的各个方面的探索。回到人,人应该展开的,不应该是蜷缩的,人是舒展的,洋溢的,或者是放肆的,或者丑陋的,扭曲的,人应该是弥漫的,应该是自我的,自我尊重的。人,应该是自信的,散发着各自气息。

——李飒

 

李飒简介

 

 

 

李飒

1975年,生于河南省郑州市

2005年,硕士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材料与表现工作室

2005年至今教于北京服装学院美术学院

 

  • 个展:   

2009年  “士”与“留白”,可创铭佳画廊,北京

2008年  “撒裂的空间”,一月当代画廊,北京

2007年  李飒画展,重庆美术馆

 

  • 群展

2018年

“东京画廊BTAP30年纪念展” 东京画廊 北京798

“势能” 河南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 开封

“禽兽” EGG画廊 北京草场地

 

2017年

“红” Vryssaki Space 雅典2016年

“止于水” KRITI 画廊 印度瓦拉纳希

“不可造次” EGG画廊 北京草场地

“必死无疑” 东京画廊 北京798

“出身”兰空间 北京草场地

 

2015年

“民间的力量” 北京民生银行现代美术馆

“互助社” RONG空间 北京草场地

“镜子——艺术反对艺术第二回展”三远当代艺术中心 天津

“纸向” 颖画廊 北京草场地

“墨度” 君画廊 北京22院街

 

  • 作品收藏:

浙江美术馆、重庆美术馆、澳门艺术博物馆、河南省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陕西省美术馆、成都当代艺术馆、法国DSL艺术基金、北京希尔顿逸林酒店、宁波柏悦酒店、宇辰美术馆、国内外私人收藏等

 

 

资料来源:

  • 朱赫《装置作品也能承载着传统灵魂
  • 李飒《“杀死”水墨》
  • 李飒《一家之言 “深剖”当代艺术》